引言

昨天去了趟医院,从预约排号缴费全过程下来花费了一整天的时间,效率极其低。从A楼预约挂号花费40分钟,去B楼找医生排队检查30分钟,医生检查10分钟,开检验单去A楼再度排队缴化验费30分钟,进行抽血化验等检查结果...又花去了很长时间。

医疗机构的信息化转变

20世纪末去看病需要拿着病历本去医院,排长队进行挂号,想挂某个专家的号得排队好几天。医生记录密密麻麻的病历。去买药,药店的导购还得逐个判断这是什么药等。

现代化看病不需要拿着病历本,电脑预约挂号,到门店直接看病,完全医生在电脑上录入病患信息,B超机扫码即可立刻打印,查看检查结果去自助服务台凭住院号即可查看检验结果,去买药,药店扫描下你的"市民卡",就知道你几天前在医院看病的结果,该吃什么药。政府在这其中就起到了举足轻重的地位。政府的大力推广,加快了目前全国的三甲医院信息化的到来。信息化的进程还需要3-5年的时间,甚至更长久的时间去磨合。伴随着政府的信息化进程,IT公司在用自己的力量推动着浪潮的到来。

互联网在改变医疗机构

2007年,微软推出了“健康库”系统,让患者可以上传病历。谷歌也搭建了谷歌健康(Google Health)平台,搭建了一个统一管理病历健康数据的网络平台。谷歌与美国最大的药品零售商CVS合作,让消费者把药物服用数据上传,从而辐射一亿美国人口。

美国总统奥巴马推行医改的方案通过,这是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医疗改革方案,它降低了民众的医疗保健成本。这也推动了全世界的医疗改革进程。曾经通过专利药获得高额垄断利润的制药公司,在政府的强势下,也不得不与这最美好的时代挥手作别。迫使着医疗行业转型:从患者角度研发,有效接近患者,掌握患者信息,进行分析与预测成为了制药企业需要考虑的首要事情。

美国强生公司在AppleStore上上架了一款APP,苹果手机可以与血糖仪相连,来追踪血糖水平;无独有偶,一家叫做AirStrip Technologies的公司可以提供了一款可以监控远程医疗服务的软件,PatientsLikeMe是一家可以让患者与其他人分享信息的在线社区,患者可以将给药方案、不良反应、新治疗和临床研究等等数据在社区内与朋友分享。

Apple苹果公司

Apple公司在IOS8系统健康和医疗,同时可以通过硬件产品iwatch完成对用户血液流动进行检测,完成心脏病病发的预测。苹果开放了平台,允许第三方的应用接入苹果健康,更多的获取用户的健康情况。

Inter英特尔-健康联盟

与IBM、飞利浦(Philips)发起Continua健康联盟(Continua Health Alliance),并与GE合资2.5亿美元,投入居家与远程照护等技术研发,以获得其销售通路资源;去年英特尔收购英飞凌 (Infineon)无线部门,以获得其无线通讯技术.

九安医疗-iHealth系列产品

推出能与iPhone连接的血压仪,在硅谷成立了子公司,其产品进入了苹果商店等渠道。Ihealth系列具有血压计、血糖仪、体重脂肪秤、运动记录仪、血氧仪等多款家庭移动健康产品,同时还有心电仪等专业移动医疗设备。
iHealth健康腕表可以不经过手机 App 端,直接连接到微信服务号“iHealth智能腕表”,用户可以在微信中查看、分享个人运动健康数据,打通了智能硬件与微信社交关系的入口,硬件可以与用户以及用户的社交关系进行数据分享和交流,将数据信息同时转换成社交语言,并透过使用场景传播出去。
九安医疗在国内被雷军投资,成立了专门为小米系手机提供的血压仪,可以设备相连接,让儿女时时刻刻关注远在天边父母的血压情况。

中国式的互联网医疗变革

2009年国务院发布中国医疗改革方案。

2011年开始,一大批类似的移动医疗应用迅速涌现,三年时间过去,依靠用户健康自查和问诊的应用似乎看不到好的盈利点。如果医生对患者做出诊断必须要经过专业的检测,那么,除了预约挂号外,这些公司开发的产品缺乏足够的实用性。

春雨医生-(智能)定位于轻问诊

自诊、问诊、导诊是春雨完整的服务链条。“春雨医生”有1800万用户,15000名公立医院认证医生
中国的医疗资源如此稀缺、需求又如此之大,挣钱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张锐坚定的将春雨医生定位为移动互联网公司。
春雨平台上以主治医师为主,选取二级甲等医院主治医生的碎片化时间作为切入点。“二甲医院病床使用率只有80%,调用非顶级医生的碎片时间将会带来巨大价值。”张锐“二甲医院主治医生的能力已足够回答用户问题,不用千军万马进北京、千军万马奔协和。”
昨天爆料,春雨掌上医生开始涉足做母婴电商。

好大夫-(人工)定位为专业医疗服务平台

对于将好大夫定位为医疗服务公司的王航,则更加倚重医生资源,他必须小心翼翼的区分医生在好大夫平台上的咨询和在医院里的执业。
查询医生信息是目前好大夫最大的使用量。好大夫拥有一个囊括近32万医生的庞大数据库。在专业性、信息不对称极为突出的医疗行业,好大夫所积累起来的这一资源极为稀缺和昂贵。在同时拥有医生和患者两个群体巨大访问量的情况下,好大夫却一再拒绝来自药企和民营医院的广告投放。“我们服务的是患者”。在线咨询,好大夫最主要的收入渠道:电话咨询。“电话咨询的及时性在很多关键时候能起到很大的作用”,王航认为这才是好大夫的未来。
电话咨询包括几个环节:按照专业的要求把患者的病情资料收集全,好大夫团队给出方案,包括选择合适的医生、协调双方的时间,最后再接通双方的电话。

杏树林-服务的主要群体是医生

病例收集、医学文献和医学资料。向医生提供行医工具。
目前有"病历夹"、"医口袋"、"医学文献"和"大话医学"4款产品。
"病历夹"——帮助医生在临床工作中,用智能手机记录、管理和查找病历资料。
"医学文献"——机里的医学杂志,汇总国内外医学期刊。
"医口袋"——手机里的医学资料库,包括临床指南、药典、检验手册、医学量表、计算器等临床行医的常用资料。

丁香园-核心商业模式“药品数据 技术服务”(腾讯投资)

李天天创办的丁香园定位于服务医生群体。在丁香园上,医生可以获得大量医疗数据及技术服务。目前,丁香园正在开发谷歌眼镜的辅助医疗功能,李天天称,这套系统可以帮助医生更加轻松地完成从写病历到做手术的一系列环节。现在还包括医药助手。

阿里健康-与上海卫宁软件战略合作

卫宁软件多年致力于医疗信息管理软件的研发。它所提供的软件产品广泛被专科医院,卫生所,综合医院等医疗行业所使用。阿里本次与卫宁软件合作,双方将在医疗服务、健康服务、药品流通与监管、医保风控等方面资源共享,相互协作,意欲形成线上线下一体化的就安康服务业务。

百度健康-与解放军总医院合作

百度与301医院(解放军总医院)合作,共建网上医疗服务平台,搭建基于信息网络技术的疾病诊疗平台,解决患者最关心的挂号,收费,远程问诊三大难题,为老百姓提供医疗服务。
[点评]百度与301医院的合作只是一个试点,提供通用的解决方案帮助更多的医院搭建平台,解决患者挂号难的问题/问诊社区,就可以进行进一步深耕,涉及医疗服务与药品流通。

互联网巨头大举开进医疗行业,小型企业看来是要抱团取暖了。

医疗行业的商业模式-一切商业模式的基础是为了获取数据

1.向药企收费:Epocrates

Epocrates 是全球第一家上市的移动医疗公司,今年 1 月份以近 3 亿美金的价格被收购。Epocrates 为医生提供手机上的临床信息参考,其主打产品是药品和临床治疗数据库。2010 年上市的时候,用户覆盖了全美 40% 的医生。Epocrates2012 年营收约为 1.2 亿美金,75% 来自于药企,主要是为其提供的精准的广告和问卷调查服务。

2.向医生收费:Zocdoc

Zocdoc 根据地理位置、保险状态及医生专业为患者推荐医生,并可在平台上直接完成预约。这个成立于 2007 年的公司,融资总额已接近 1 亿美金。Zocdoc 采取对患者免费,向医生收费的商业模式。病人可以更方便地选择和预约医生,医生可能得到更多病人,尤其是保险覆盖的病人,意味着更多收入。每个月医生需要支付 250 美金使用 Zocdoc 平台。按照 Zocdoc 公布的医生数量,其年收入应该在千万美金以上。
未来,Zocdoc 还有更多的收费模式,就是向医疗保险公司收费。保险公司都希望患者去看“性价比”高的医生,而 Zocdoc 的推荐可能影响患者的选择,替保险公司降低成本。

3.向医院收费:Vocera

Vocera 为医院提供移动的通讯解决方案,其核心产品是一个让医生和护士戴在脖子上或别在胸前的移动设备,可以随时随地发送、接收信息,通话并设置提醒,取代了以往在医院里使用的 BP 机。在美国对病人信息安全性要求很高,有专门的 HIPPA 法案规范信息的使用和传输。一般的移动设备是不允许传输与病人有关的信息的(比如医生不能使用个人的 email 发送患者信息)。Vocera 的设备符合 HIPPA 要求,而且非常适合团队使用。Vocera 在美国有 300 多家医院客户,年收入接近 1 亿美金。公司也在 2012 年上市,市值超过 6 亿美金。

4.向保险公司收费:WellDoc

WellDoc 是一家专注于慢性病管理的移动技术公司,其主打产品是手机 + 云端的糖尿病管理平台。患者可以用手机方便地记录和存储血糖数据。云端的算法能够基于血糖数据为患者提供个性化的反馈,及时提醒医生和护士。该系统已通过 FDA 医疗器械审批,而且在临床研究中证明了其临床有效性和经济学价值,因此得到了两家医疗保险公司的报销,提供给投保的糖尿病患者。Welldoc 甚至还和药企合作,利用药企的医药代笔向医生销售该服务。

5.向消费者收费:Zeo

一大类面向消费者的健康移动应用,通过一个可佩带的硬件,监测心率、饮食、运动、睡眠等生理参数。当前的商业模式主要是面向消费者的硬件销售。ZEO 便是一个例子。ZEO 是一家提供移动睡眠监测和个性化睡眠指导的公司。其产品 ZEO 是一个腕带和头贴,可以通过蓝牙和手机或一个床旁设备相连,记录晚上的睡眠周期,并给出一个质量评分。用户可以通过监测得分变化或和同年龄组的平均值相比较,对自己的睡眠有一个量化的了解。另外,对于睡眠不好的人,ZEO 也提供个性化的睡眠指导,通过一些测试找到可能的问题。ZEO 的产品在美国很多百货公司都能买到,一套 149 美金。后续的收入还包括个性化推荐产品和药品的佣金。